蜜果酱🌈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邪魔~让我次~

手要断掉了:

看了wb拼的那个gif的脑洞 

江湖再大,也只想和你安家 (1)

(无门x水野)

ooc,ooc,ooc 第一次写文,是个语废啊....

他,是伊贺的忍者,出手之快,如疾风骤雨之势,十步之内,取人首级如同探囊取物

他,曾是幕府后宫的一员,从入世到出世,尝尽了繁华与落索

他二人,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


(一)相逢何必曾相识

水野没有想到,自己在摆脱了大奥的腥风血雨隐居在山林之后,还会再牵扯上江湖事,无门,是他的劫,也是他的缘……

这一天,水野结束了训练之后在林中漫步,顺便寻一些晚饭的食材,听到不远处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,虽说自己是武士,但隐退之后并不想掺和到其中,于是隐匿在一旁的竹林里。打斗的两拨人都是忍者打扮,但明显人数相差悬殊,以一敌十的场景不禁让人捏一把汗。这时就见一个黑色头带,满脸嘻嘻哈哈的男人以迅雷之势快速的将敌人消灭大半。“哈哈哈,你们这些渣子要打赢我,下辈子吧!!”这个男人带着嗜血而兴奋的目光打斗着。眼见胜利在望,这时后面的一道暗影蹿出,并且发出一只飞镖,射中了他的后背,男人闷哼一声,忍痛将剩下的所有人解决之后,再也支撑不住,一头栽倒下去。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,他似乎看到一个梳月代头的男人跑向自己,没来的及出声拒绝,就陷入黑暗之中……

无门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,他睁开眼睛,警惕的望向四周,看到是一个陈列很简单的木屋,正对着床的墙上挂着一把武士刀,“看来是个武士,不知道是哪一边的人,还是谨慎为好”无门心里一边想着,一边就想起身,因为扯到了后背的伤痛,不由得嘶了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,门外的水野,似乎是感觉到屋内的人的清醒,走进来,面无表情的说道

“你若是想尽快的离开,我劝你还是现在老实躺下为好”

无门终于看清了眼前人的面目,月代头约摸是十七八岁,虽说,看样子是个武士,单穿衣服的样子却像是个浪人的模样,木屐也没有穿,坐在屋里总听到他赤脚走来走去踩在木板上咯吱咯吱的响。虽说衣衫不整,却看不出任何的粗鄙之气,反倒是清秀,举止大方,没有野相。

“你是武士?为何救我”无门把心里的疑问脱口而出。他觉得这孩子虽然年轻,可眼神里透露出的不再是年轻人应有的好奇的目光,反而是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沉稳和看透世事的凉薄。

“无他,只是觉得把你捡回来才不会引来更多的麻烦”少年并不理会无门上下打量的目光,继续淡漠地说道,“我想你也并不会想横尸在竹林里吧”

“哈哈哈哈,你真是个不可爱的孩子啊,遇到我这样的危险人物,别人怕是躲都躲不及,你还要上来搭救”无门轻笑着说“在下无门,养伤的这几日,多有叨扰,你放心,这伤不算重,过个三五日,我就可以走了,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”“哼,最好是这样,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麻烦”。说着,水野转身去厨房端来一碗清粥,对着无门一脸不屑的说“喝下去”无门笑嘻嘻的把粥接过来,一点点慢慢的喝下去,暖暖的液体划过食道,突然有一种温暖的幸福感,“你煮的粥很好喝”,像是有家的味道。无门没有把后半句说出来,可能自己在外漂泊了太久,很久没有感受到了这种温暖。水野听到这句称赞,也只是脚下一顿,留下一句“你好好养伤”便径直向外走去。

看似冷漠实则善良的清秀少年,哔哔啪啪的蜡烛燃烧的声音,矮小的木屋和眼前的这一切,都让无门有了家的感觉。对于这样的想法,无门的心里突然惊恐起来,这样的感情,哪怕只有一瞬对于忍者都是不该有的,忍者是最该冷漠无情的人,当年在那么多孩子的厮杀中活下来,心早就该硬如磐石。“这样的地方不适合我,也不该久留给他带来危险”无门对着水野走出去的门口喃喃地说道。他不曾看到的是,在门后被暗影隐藏的水野,眼里暗涌的不安和踟蹰。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写在后面的话,我真是无知者无畏啊…写的这都是什么啊….这么干….比塔克拉玛干的沙漠还干…..希望我后面能写的稍微好一些?啊啊啊啊….为了生贺,我真是啥都能干出来啊….


就肥肠好了~

星宫汪haruhi:

厉害了哈哈哈哈哈哈

倉庫2號:

被背後抱帥到不行阿阿阿阿阿阿
然後我不小心P出這張(欸